【聯合晚報╱陳志平】

總統府發言人范姜泰基保養有道,年過40仍是娃娃臉,唯獨嚴重的鼻子過敏,讓他苦不堪言,歷經中西藥、噴劑、電燒及開刀,效果有限,最後只能選擇消極因應,學習和鼻過敏和平相處。

醫學研究認定過敏體質會遺傳,有些報告則指有時過敏過了青春期會轉好。范姜泰基的父親也有鼻子過敏的問題,他雖從小鼻塞,但鼻過敏真正對造成很不舒服的困擾,遲至高中才開始。他說,當時每天早上,他必定以打噴嚏當起床號,噴嚏、鼻水一定延續到上完第一節課才會緩解,那時課桌抽屜裡必然已有一大包「水餃(指擤鼻嚏的衛生紙)」。

過敏實在太痛苦,范姜泰基去測過敏原,沒有發現對哪種過敏原特別敏感。一開始,他選擇吃抗組織胺等抗過敏藥,嚴重時佐以噴劑,但均非每次有效。也試過中藥,只是中藥雖略為改善父親的過敏症狀,對他依舊無效,當有耳鼻喉科醫師認為過敏是鼻瘜肉導致,建議他以電燒去除瘜肉後,他決定一試。

電燒的經驗,讓范姜泰基印象深刻。雖屬簡單的門診手術,也有麻醉,但看到一根金屬棒伸到鼻子裡,隨即一陣煙冒出來,就像有人在自己的鼻子裡BBQ(烤肉),有點恐怖。

幾年後范姜泰基有意試試看,當時醫師診斷認為過敏是鼻中隔彎曲加鼻瘜肉所致,但也提醒幾年後,鼻瘜肉可能會再長回來,范姜泰基評估後,仍決定動刀。

鼻子開刀是全麻手術,他沒有再看到開刀儀器伸進鼻腔的恐怖畫面,術後醒來,第一次感覺到兩個鼻孔都通暢無比,頓時覺得人生很幸福。出院上班後,開刀傷口未完全好,工作異常繁忙,傷口都一大早即噴血,只能手忙腳亂地壓傷口止血,可怕的經驗一樣至今難忘。

好景不常,暢通的呼吸只維持數年,現在范姜泰基右鼻腔再度一半不通,當初的流鼻水現在變成滴鼻水,范姜泰基在總統府主持記者會時,鼻水就無預警地滴了下來,讓他當場尷尬到極點,只能默默低調地擦掉,所幸媒體沒有看到他的窘態。

有次范姜泰基搭乘捷運木柵線,過敏一來連打十幾個噴嚏,等回過神來,發現四周已空了一圈,鄰近的乘客通通躲到後方,深怕他可能患有流感重疾,傳染給密閉車廂的其他人。

久病成良醫,他發現,濕度、氣壓似乎是自己最大的過敏原,尤其颱風來臨、下大雨前,過敏症狀都格外明顯,預示天氣的準確度超過氣象局。

他也發現,只要他離開台北潮濕的環境,回到陽光普照的台中老家,過敏情況就會大幅改善。但工作與小孩念書都在台北,范姜泰基最後體認,自己只能學習和過敏做朋友,現在他不論穿什麼衣服,口袋必定有一包衛生紙,衛生紙成為他和過敏共存的終極解決方案。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T研討會 的頭像
ST研討會

ST研討會-鼻過敏遠離我

ST研討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